第06版:情感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要闻

第02版
要闻现场

第03版
综合新闻
 
标题导航
父亲的背
拥抱婆婆
深深一段情
平常女人的幸福
坐着摇椅慢慢聊
2009年4月24日 星期
 上一期  
返回潍坊新闻网
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父亲的背
◎张建伟


  十六岁那年,因为一场重病,我不得不面对下半身瘫痪的事实。从那时起,除了躺在床上以外,不论去哪里,我都离不开父亲的背。后来,我有了轮椅,但诸如外出上下公交车,回家上下楼梯之类,轮椅不方便的地方,我依然离不开父亲的背。

  父亲的背是那样的宽厚,那样的坚实。每当我伏在父亲的背上,就会回忆起孩提时代,父亲背着我去看火车的情景。那时,我经常啃咬父亲的肩头,总是在他的肩头上留下湿漉漉的一排齿印。

  这一年,父亲病倒了———脑出血!医生说,以父亲颅内的出血量,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。那段日子,母亲天天都守在父亲的病床前。刚开始,父亲谁都不认识了,他整天迷迷糊糊地嘟囔着两个字,那是我的乳名。我一个人躺在家里。饿了,就啃母亲事先为我做好的馒头。馒头很干,也很咸,因为上面有我的泪滴,我想父亲了,想父亲那宽厚、坚实的背了……

  两个月后,父亲出院了。他一踏进家门,就到我的房间里看我。我发现父亲瘦了,左侧的肢体不太听使唤。走路的时候左脚蹭着地面,左手拿什么掉什么,什么时候掉的,他却浑然不觉。从那一刻起,我知道,我再也不能伏在父亲的背上了,但我依然庆幸,因为至少我还有父亲。父亲每天都早起锻炼身体。脚走路蹭地,他就像当年当兵那样,自己喊着“一二一”的口号练习抬高双脚。手拿不稳东西,他就专门练习拿细小的牙签和绣花针。父亲锻炼很刻苦,每次我看见他一头大汗、满脸通红的时候都会叫他歇一歇,他却总是满不在乎地说:“这算什么,想当年我打越战的时候……”这时候的父亲,脸上满是自信和自豪。

  又是一个雨天,我又坐在窗前仰望滴水的屋檐。父亲走进来,望了望窗外,又望了望我,说:“孩子,想去感受一下雨水吗?来,上来吧。”父亲说着,在我面前蹲下,示意我伏在他的背上。“爸,您这是……”“怎么,臭小子看不起老头子啊。告诉你吧,为了这一天,我都刻苦锻炼好久了。别磨蹭了,上马!”原来父亲那样刻苦地锻炼,只是为了能够再背我啊。我的鼻子酸了,我小心翼翼地伏在父亲的背上。嗯,在父亲背上的感觉真好。父亲确实老了,他背着我下楼梯,很慢,很慢……我的心很痛,很痛……

  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我和父亲的身上。是啊,很多年没和雨水有过亲密接触了,淋雨的感觉真好。“孩子,以后不要老是坐在家里看天空,你一定要学会坚强,改变你能改变的一切。我会陪着你的。你看这天空,即使是刮风下雨,那也是一种美!不是吗?”

  听着父亲意味深长的话语,我哭了,泪水和着雨水滴落在父亲那宽厚而又坚实的背上……

  父女俩

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报社简介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新闻登载许可 广告业务 联系我们
 
鲁ICP备05024601 版权所有 [潍坊日报社] 潍坊新闻网络传媒有限公司
地址:潍坊市奎文区文化路500号 邮编:261031 电话:0536-8196033